一条标语的问世:“小平你好”

- 编辑:admin -

一条标语的问世:“小平你好”

它向这个世界展示的时间不过短短几秒,却在一瞬间撞击了无数人的心灵。它的定格,为中国留下了一条一段历史时期中很有影响力,也富有象征意义的标语。  它是人们从内心迸发出来的激情,是对领袖既尊重又民主的深情。  它是一个时代真诚的情感表达,也代表了一个时代鲜明的历史所趋。  这是许多人记忆深刻的一个场景,这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一条标语。  然而,它是怎样从来自普通群众的一句简单问候,成为一条新时代的经典标语?它问世前后的故事又是如何?  在国庆60周年到来之际,《解放周末》再度寻访这一历史事件的当事人,体悟标语背后的深情与内涵。  你一言、我一语,大家决定制作一幅横幅,在第二天的国庆游行中表达自己的心声  我直到9月30日下班后才拿到国庆阅兵仪式的采访证。74岁,已退休多年的原《人民日报》摄影记者王东,这样拉开了话匣。  在往常,类似国庆这样的重要活动,《人民日报》总有三四个采访名额。但不知为何,那年只得到了一个天安门场内的摄影采访证。焦急的王东连忙打了申请,经过几天的努力,终于在最后时刻拿到了第二张采访证。  这天晚上,王东的长镜头、三角架被运进了天安门广场。在天安门前金水桥东侧,有一个专门为摄影记者搭建的平台,除了《人民日报》,中央电视台、新影、八一厂、《人民画报》的长枪短炮,都连夜埋伏在这里。  眼瞅没有自己的位置,王东赶紧让报社车队的师傅在边上做一个一米见方、两米高的台子如果能高人一筹,就占据有利地形了。有着20年摄影经验的他这样打算。  在王东忙碌的同时,距离他西北方向几公里的北京大学28号宿舍203室,一群学生也在为十几个小时后的国庆阅兵游行做着最后准备。  这是这些81级生物系学生期盼已久的一天。早在暑假期间,他们便提前返校,紧张地军训,练队列、喊口号、跳集体舞。9月,他们领到了统一服装,学校还发了彩纸,让学生扎成花束和小彩旗,天安门广场游行的预演也刚刚完成。  晚上九点,几个同学正热火朝天地扎着纸花。忽然,有人说了句:光喊口号,捧纸花,没有什么新鲜感。  时隔多年,郭建崴早已不记得是谁说的这句话。然而一句话就是一个引子,激起了在场的常生、郭庆滨、李禹、张、毛小洪、栾晓峰、王新力等人的兴奋。这群年轻人的热情被点燃了。你一言、我一语,大家决定制作一幅横幅,在第二天的国庆游行中表达一下大学生的心声。  把同志两个字也省去,小平您好四个大字用订书机订在了床单上  横幅上写什么,这是一个大问题。  最先想到的,是改革要加速、教育要改革。  1984年,正是拨乱反正结束,改革大业拉开帷幕之时。1月,邓小平视察深圳特区,7月,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在北京成立。风潮变换的味道弥漫在这个新的时代,改革与发展,无疑是人们内心最澎湃的悸动。  口号很好,但是都只说出一个点,不能全面、充分地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。  七嘴八舌之间,有人提议,不妨借此机会表达对邓小平同志的感情。  意料之外、却又情理之中的一致赞同。  没有邓小平力主恢复高考,这些今日的天之骄子恐怕仍散落在祖国各地,接受不了良好的高等教育。他们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,内心澎湃着的对中央领导同志的感激与敬意,一直在寻找着表达的出口。  接着想到的,是邓小平万岁、邓主席万岁(小平时任中央军委主席)。然而,话语落地,立刻遭到反对充满个人崇拜色彩,明显文革遗风。  所有的词汇似乎都失去了往日的魅力。大家最后决定,既然千言万语难以概括,不如用最直接、最简单的方式,向心中崇敬的领导人问声好。  尊敬的邓小平同志您好因为太长了,缩略为邓小平同志您好。似乎还是不够简练,干脆把姓氏也省略,干脆直呼小平同志您好。  书法较好的常生找来一张绿色的纸,一时找不到那么大的毛笔,就用擦桌子的抹布卷成小棒棒,蘸着墨汁写下了小平同志您好六个大字。  李禹的新床单被瞄上了。六个大字往床单上一比划,床单不够长。不知谁说了句:把同志两个字也省去吧。大家七手八脚,将小平您好四个大字用订书机订在了床单上。  这一刻,约是10月1日凌晨2时。  这一夜,注定无眠。  绿底黑字的小平您好,映衬在雄伟的阅兵方阵和壮观的游行队列里  1984年10月1日,晴转多云。  雄壮的军乐声中,天安门广场上万众欢腾。这是建国以来最隆重的首都阅兵式,也是1959年以来的第一次阅兵式。  海陆空三军分列式,各兵种的方队走了过来。伴随他们的是各式新型武器、火箭、坦克等,缓缓通过天安门前。随后,群众游行队伍依次进入广场。  各种彩车、模型生动地展现了全国各条战线取得的辉煌成就。当仪仗队簇拥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朱德的仿铜色半身塑像通过天安门广场时,城楼上下迸发出热烈的掌声。  王东早已处在战斗状态:一只1000毫米的长镜头对准了城楼,抓拍领导人的特写;一台莱卡m3相机挂在胸前,随时拍摄阅兵和游行场面。  大学生方队向天安门走来了。与之前的威武、庄严不同,这个方队朝气蓬勃,欢腾跳跃,正如早上八、九点钟的太阳。鲜花挥舞,口号此起彼伏,广场上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。  队伍行近金水桥,突然,人群中变魔术似的打出一条横幅。绿底黑字的小平您好,在欢呼的青年学子头顶上方迎风展开。  这一瞬,王东怔了一下。在隆重的国庆游行中,映衬在雄伟的阅兵方阵和壮观的游行队列里,这个手写的、毫不正规的横幅,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意外。  新鲜!没见过这样的标语!这是如今的他所能回忆到的当时唯一反应。  咔嚓、咔嚓。  本能地,王东举起胸前的相机,按了两下。再凝神,兴高采烈的大学生们如潮水般向前拥去,横幅不见了。  在人山人海的天安门广场上,这个长不过两米的简陋横幅,像一枚小小的叶子,在浩瀚海洋中浮现了几秒,就被一朵又一朵欢腾的浪花淹没了。  没有职务头衔,没有任何形容词,像是对挚友,像是对亲朋、像是对自己最热爱的长者  小平您好!  四个字像一道闪电,划破了中国人内心的天空,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共鸣。  此时此刻,来自武汉空军政治部的黄略,正在阅兵式中担任军乐手。  我直视广场前面走过的群众游行队伍,用余光看着乐队指挥。这时突然看到有人举出一个横幅。最先举起来、举得最高的是中间一个字您,我还没反应过来,旁边几个字也接着高高举起。  小平您好!黄略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,抑制不住地笑了。  此时此刻,来自广州的中国英模公方彬,正在观礼台上应邀观礼。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精彩,泪水喷涌而出,为这浓浓的深情感动:群众对每个作出贡献的领袖都是真诚敬重的。  此时此刻,剧作家苏叔阳正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国庆阅兵:我看到几位快乐而自豪的青年闪过屏幕,他们高举着一幅简单的横幅,四个大字动人心魄,叫做小平您好。我立即欢叫起来,一股热泪滚下面颊。  此时此刻,在北大团委文化部工作的徐小平正和同事们在小院子里收看直播。十几人几乎在同时跳了起来。一整天,小平您好这句话在徐小平心里反复浮现,一股非凡的激情激荡着他的心。    1984年的中国人民,曾经参加过数不清的群众活动。不论是声援古巴,还是声援巴拿马,也不论是欢呼原子弹爆炸成功,还是欢庆发表最新指示,这35年间,口号喊得最多的就是万岁、万万岁,对领袖的崇拜乃至膜拜,成为一代人的集体思维,烙刻进意识的深处。 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